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频道 >文本: “衔接班”五年级上初一课程 有学生留堂六小时

“衔接班”五年级上初一课程 有学生留堂六小时

来源:百度新闻 时间:2018-09-13 10:02:39 编辑:北京市 浏览:227 手机版

武汉江岸区学而思培训学校里,家长旁听学生的课程。

武汉“第二课堂”总部校区设在中学旁的居民楼内。

武汉“新仕教育”门前,不少家长等待孩子下课。

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是今年教育领域的重点任务。

今年2月,教育部等四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要求治理一些校外培训机构存在的“有安全隐患、无证无照、‘应试’倾向、超纲教学”等6类突出问题。

8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发布《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下称《发展意见》),对办学硬件设施、师资、分支机构审批方面提出更加规范的要求。

升学高压背后,家长与学生“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焦虑情绪持续蔓延,校外培训热还未真正“退烧”。

在国家大力整治校外培训机构的背景下,南都记者近日对湖北武汉市多家校外培训机构进行走访调查,发现违规培训仍然存在:“衔接班”提前教学,小学五年级便可上初一课程,培训班晚上补习超11点,有学生留堂6小时,还存在在职老师更名授课、居民楼办班无证无照的乱象。

焦虑

学生全天上课,家长送饭陪读

近年来,“别人家的孩子”成为许多家长教育孩子的参照物,“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焦虑情绪在学生间蔓延,升学竞争压力无处不在。

9月8日午间,正值饭点。南都记者在武汉市江岸区学而思教育培训学校看到,大量外卖订单依次送达,还有不少家长亲自前来送饭,刘女士便是其中之一。

“在学校吃节省时间,小孩也能休息。有时候老师会拖堂,我们下午还要赶其他的课,所以晚不得。”刘女士表示,自家小孩还在其他培训机构报了班,行程紧凑,没有时间回家吃饭,之所以分散上课是因为课程时间和科目难以协调。

武汉新仕教育培训学校与学而思在同一栋大厦,工作人员向南都记者介绍,该机构在工作日没有课程安排,课程多集中在周六。“有的孩子会选择周六一天补四门,上午补语文和数学,下午补英语和物理。”

李女士的女儿在学而思补习小学二年级的英语,她表示机构的口碑不错,但需要抢课。“我提前3个月在APP上抢的课,因为课程数量不多,只安排周末上午几节、下午几节,几个同事想抢这个校区的,都没有抢到。”

另一名家长王先生称,每到周末,他和太太都会轮流陪孩子上补习班。“我的小孩在这个校区补二年级的数学,英语课没报上,所以还要去另一个育才校区上英语课,麻烦也没有办法。我之前陪着进去听了两个小时,头晕得很。”王先生说,为了让孩子听得更安心,方便家长课后辅导,他偶尔会陪听课程。

据介绍,学而思允许学生的一名家长进入教室旁听课程。南都记者看到,授课教室的后排坐着不少家长。有的家长会趴在后排桌子上休息,也有部分家长和学生一样,拿着笔和本子记录课程内容,时刻关注孩子在课堂上的表现。

“每次来得晚都很麻烦,小朋友个子不高坐后面不好看黑板,我们大人也要抢位置,来得晚了要靠着最后面。”黄女士说,如果教室不太挤,都会尽量进入教室陪听。“他(小孩)上课不专心或者跟其他小朋友聊天的时候,我会在门口通过玻璃窗打手势,提醒他认真听讲。”

培训机构楼下的咖啡厅也是家长们等待孩子下课的“聚集地”,有的家长会带孩子坐在安静的座位完成留堂作业,也有家长们三三两两地坐在一桌聊天,话题多半离不开教育和孩子。

曾女士和张女士的孩子正在读初一,她们聊天的焦点从中考延伸到了高考。“我会关注每年高考录取的情况,还有考试难度,比如今年的高考题比较基础,区分度就不高,孩子就更不能在基础板块失分。”曾女士称,作为学生家长必须要提前准备,家长之间往往也会互相宽慰、疏导焦虑的情绪。

对于课外培训,张女士认为如果不抱着培优的想法,孩子的压力并不会太大,作为家长也希望孩子可以有其他业余爱好。“不想着培优的话,那就意味着基础部分得万无一失,起码有个保底,还是需要课外培训去巩固知识。孩子辛苦我也知道,但这些内容是他该学的,基本的分得拿稳了。”

超纲

“衔接班”提前教学,五年级可上初一课程

中国教育学会发布的《中国辅导教育行业及辅导机构教师现状调查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现有中小学生1.8亿,中小学课外辅导学生超过1.37亿人次,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

校外培训机构的迅猛发展,一定程度上满足了部分中小学生对学习的补充性需求,但推出提前教学课程、帮助学生“赢在起跑线”的培训机构不在少数。

9月8日下午1时30分,武汉新仕教育培训学校门前,多名家长正等待孩子下课。新仕教育的前台工作人员介绍,机构提供初、高中全科的课程补习,分为拔高班和基础班两种教学。

“以数学为例,拔高班只讲大题不讲基础题,但会基于教材来讲。”工作人员表示,机构也有衔接班,小学五六年级的学生可以选择初一基础班。

一位家长介绍,培训班根据学生的成绩分层上课,“以数学为例,110分以上的班,老师专讲难题,比学校的题目更难,110分以下的班另分为基础到中等难度。”

南都记者看到,机构分为小班教学和一对一教学,后者主要以作业辅导为主。有学生表示,选择一对一是出于学习效果的考虑,老师讲解的难度也在可接受范围内。

在被问及奥数培训时,上述工作人员称,“如果需要上,我们可以安排专门的奥数竞赛老师来授课”。

目前就读于武汉市二中广雅中学的张同学,已经在新仕教育培训学校接受了2年课外辅导。“与校内课堂的学习内容相比,培训班在进度上比学校更快,难度更高。”虽然在班上名列前茅,张同学仍然希望通过补习数学来提升成绩。

这家强调“成立10年来,一直致力于武汉初、高中课外辅导培训”的武汉新仕教育,公司原名为武汉加乘时代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南都记者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查询到,公司于2013年成立,经营范围中包含“教育咨询(不含中小学文化教育培训)”。

南都记者通过检索发现,近期有大量“衔接班”广告发布,从课程介绍来看,衔接班的授课目标多是在课本内容的基础上“提前”和“拔高”。

“提前了解文言文,强化综合写作能力。初步了解几何知识,掌握有理数及运算。”在一个以个人名义发布的“初中衔接班”广告中,授课老师称课程主要针对“小升初”过渡期。课程介绍中涉及语文、数学、英语三门科目的授课方向。

武汉智学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发布的“新高一暑期衔接班”的广告页面显示,授课老师将采用分层次教学,衔接班由重点中学一线教师按照本区教材授课精讲。学生分A、B两种班型,A班着重讲授下学期新知识,在学习上领先一步;B班着重对老知识进行系统化梳理,同时进一步提升和拔高。

此外,“课堂精讲+课后晚辅”的模式也比较常见,部分课外培训机构在广告中主打“一对一”学科辅导加课后陪读辅导,功课、作业全托管。

资质

在职老师更名授课,居民楼办班无证无照

3月26日,武汉市江岸区80多所中小学及幼儿园陆续开展了师德承诺活动,6000多名教师宣誓“用爱心与良心做江岸教育好教师”。南都记者在江岸区长春街小学门前看到,师德承诺书上提到“不组织、不参与校外培训机构对学生有偿补课”,老师们一一签名承诺。

根据《意见》要求,校外培训机构须有相对稳定的师资队伍,不得聘用中小学在职教师;须有符合安全条件的固定场所,同一培训时段内生均面积不低于3平方米,确保不拥挤、易疏散。但南都记者走访仍发现了在职老师更名授课以及居民楼内无证无照办班的现象。

宣传广告中标榜“教师团队吸纳一线在职老师”的武汉第二课堂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在武汉设有3个校区,南都记者9月8日来到位于江岸区的总部。

该校区设在三元里小区一楼的居民住所内,与武汉七一华源中学仅有一墙之隔,门前的校园简介显示“名师精品班———命题专家自编教材,阅卷老师亲临授课”。负责人介绍,目前分有6人小班、一对一教学、晚间托管等教学模式。

南都记者看到,机构内右侧墙上悬挂的横幅上,张贴有多名学生的成绩提升情况并附有辅导老师。当问及某位学生的辅导老师余老师是否为在职老师时,负责人表示,“在这里姓余,在学校里可能姓张”。在微信公众号“武汉第二课堂教育”一篇“小升初”衔接班开课的文章中,师资简介栏写着“教师团队吸纳了武汉各名校的一线火班老师”。上述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30岁以上的在职老师,资历较长,更受家长青睐。

“从学校里请的老师会贵一点。”他透露,在职老师比机构全职老师授课费用更高,保证教学质量。“老师会背着包到处跑,同样一个老师,在有的地方一次课五百多,有的地方三四百。”

武汉第二课堂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显示,其成立于2014年,经营范围为“教育咨询(不含中小学文化教育培训)”。今年5月23日,该公司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为由,被武汉市江岸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同在江岸区的沈阳路小学附近,不少培训机构宣传广告随处可见。一栋居民楼内墙壁上张贴有一张“易学教育暑假班”的宣传单,该培训班在居民楼一楼的两居室里开展教学培训。负责人罗老师告诉南都记者,自己曾是某教育机构的校区主任,目前负责语文科目的教学。不到20平方米的课室一般容纳1-10个孩子,“最多一个班30个”。

在罗老师提供的最新秋季班宣传单上,培训班自称为“易学优教育”,师资介绍显示“拥有10年以上教龄,拥有高级教师资格证,其中部分初中、高中教师来自黄冈重点名校”。

但该机构在显眼处并未公开相关消防安全指引、营业执照、办学资质等文件,南都记者9月12日在国家工商总局查询发现,武汉的“易学教育”与“易学优教育”并未登记在册。

超时

晚上补习超11点,有学生留堂6小时

尽管《意见》规定,校外培训机构培训时间不得和当地中小学校教学时间相冲突,培训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0:30,不得留作业,但晚间补习、作业留堂问题依然一言难“禁”。

“不少学生是晚自习请假出来上课,上课时间基本上是晚上7点到9点,8点到10点的也有。”学大教育青年路学习中心易主任向南都记者介绍,机构主要做“一对一”和8人的小班教学,学生报班前将进行课前测试,根据学生基础和家长的要求来安排老师。

在学大教育,工作日来补习的学生均接受一对一辅导,小班课程则安排在周末。“上课结束后会有留堂作业,每个学生离开的时间都不一样,要根据完成情况而定。初三和高三的学生也有上到晚上11点的。”易女士称,机构老师建立了不同的家长群,孩子上课进度会与家长及时沟通,留堂时间也可根据家长接送时间灵活调整。

“去年暑假有一个学生是破了我们这里的记录,他一直无法完成留堂作业,下午3点钟下了课,晚上9点钟我们关门才走。”易主任表示,会在与家长沟通后,让学生完成学习任务并且合格才走。

“省级重点高中的录取率相对于武汉市来说,就是前20%的学生,市级重点高中基本上30%左右。很多家长一大早花1个小时在路上,就为了送孩子去上个好一点的小学。”易主任透露,武汉市对于中考的要求非常高,普通高中的录取率在50%左右。

“一对一”辅导因此成为了近年来家长和学生的热门选项,由于针对性强、时间协调更方便,不少中学生会更倾向这种培训方式。

南都记者在另一家主打“一对一”的龙文教育培训机构了解到,学生在入学前同样要进行测试,授课内容主要以校内课堂内容为主。受地理位置影响,来补习的学生多来自附近的武汉二中广雅中学和武汉市七一华源中学。

“一般附近的学生都要上晚自习,有的初三学生晚上7点半下了自习后会来这里做作业,有的会留到晚上11点多。我们也会留一些课后辅导的作业,比如规定一晚上背多少单词、做多少篇阅读理解。”该负责人称,由于机构的培训效果好,收费也较高,2个小时的课程收费为500余元。

我的小孩在这个校区补二年级的数学,英语课没报上,所以还要去另一个育才校区上英语课,麻烦也没有办法。我之前陪着进去听了两个小时,头晕得很。

———家长王先生

去年暑假有一个学生是破了我们这里的记录,他一直无法完成留堂作业,下午3点钟下了课,晚上9点钟我们关门才走。

———学大教育老师

整顿

武汉417家校外

培训机构上黑名单

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发布的《中国教育新业态发展报告(2017)———基础教育》显示,全国中小学阶段学生的校外培训总体参与率为48.3%,参与校外培训的学生年均支出约为5616元,家庭选择校外培训主要以学科补习和应试为主。据估计,全国校外培训行业总体规模达到4900多亿元。

为清理规范民办培训市场,武汉市于今年7月27日出台了《武汉市文化教育类民办培训机构设置标准》(下称《标准》),对机构举办者、办学规模、场地、安全、设施设备、人员配备、教育教学、办学经费、内部管理等10个方面都做了具体规定。

9月10日,武汉市教育局公布了2018年上半年办学行为规范的“有证有照”校外培训机构白名单,和完全不具备办学资质的“无证无照”校外培训机构黑名单。

按照相关规定,校外培训机构应依法审批登记,必须经审批取得办学许可证后,登记取得营业执照,或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事业单位法人证书。未经教育部门批准,任何校外培训机构都不得以家教、咨询、文化传播等名义面向中小学生开展培训业务。三证俱全,才是合格的校外培训机构。

南都记者从各区校外培训机构名单查询得知,武汉市此次有417家不合格校外培训机构列入黑名单,部分培训机构显示为“无名培训班”。

2017年底,武汉市经市、区教育行政部门审批的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共460余个,年招生数超过20万人次,常年在校生约14万人,有专、兼职教师近8000人。

据悉,截至8月20日,全国范围内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整治行动已摸排培训机构38.2万家,其中发现问题25.9万家,已经整改4.5万家。

采写/摄影:

南都记者张雅婷秦楚乔

    央视财经评论:网约车监管要刹车不要
    张家界一高校食堂电视现不雅视频
    新iPhone 终于支持双卡,但这款可能并
    资讯视频-万家视频-视频频道-万家热
    9月28日发售 《FIFA 19》配置需求公
    海尔兄弟新海报 穿上衣服你还认识他
    资阳:配套设施建设 实现粪污资源化利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