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本站

傅海棠论货币的本质:从白银帝国到外汇建10个巴厘岛吸引中国游客储备多元化

2019年02月20日 08:18:00来源:百度新闻
外盘期货走势图

傅海棠频道 一德菁英汇

《中国崛起的奥秘:财富论》一书揭示了中国崛起、国家强大的根本要素在于四大支柱一个核心,即强大的政府、正确的道路、勤劳的人民、自主的货币,劳动创造财富。其中,自主的货币是唯一的技术性指标,也是实现国家崛起的动力性指标。按照东方经济学理论,自主的货币既包括自主发行货币,也包括自主的货币政策。如果货币不自主,则经济无以发展,甚至会导致国家倒塌的境地。这一点,从中国明清两朝的兴旺就能看出来。徐谨的《白银帝国》一书,主要梳理了白银在明清和民初的地位,揭示了王朝兴衰的货币缘由。

1

白银上位

货币是交换媒介、货币是劳动凭证、货币是财富载体。由这样的定义,我们可以知道,货币本身可以是无价值的,只要能起到媒介作用即可。因此,货币不同于一般等价物,本就不必以实物商品作为货币。秦汉时期,中央政府就已经尝试制钱,制钱的材料主要是铜、铁等金属。

以金属制钱,需要有政府信用背书,同时禁止民间私铸货币。在金属作为硬通货的时代,社会生产力尚不发达,货币发行数量与经济发展的关系也没有很直观的对应关系。但当纸币站上历史舞台,情况就发生了根本性变化。

世界上最早的纸币是1024年北宋时期发行的交子。交子的出现,是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后的必然结果。在北宋时期,中国是世界上最富裕、最强大的中央集权国家,中国有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也有最发达的经济活动。按照麦迪森的统计,公元1000年北宋的GDP占世界总量的22.7%,是世界第一强国。经济发展,所以货币需求空前爆发。当时既有金属货币,又有纸币。其中,金属货币包括铜钱、铁钱、金银,纸币又有全国性的交子、钱引、会子,还有区域性和地方性的纸币。宋朝周边的辽国、西夏、金国以及东南亚诸国,都有自己的货币。但只有宋钱(主要是铜钱)是硬通货,在大中华区域畅行无阻,是其它各国的储备货币。

由于货币种类繁多,北宋境内各区域间、北宋与周边诸国之间会发生大量的货币交换,这就需要相对稳定的汇率。如果,甲的交子、乙的铜钱、丙的南洋币、丁的辽币,都要在汴京的一条街道上使用。货币之间的兑换,靠什么呢?是铜钱还是铁钱?经过无数次尝试后,金银逐渐因其稀缺、不可仿制、众人都接受而成为主流。但黄金过少,不利于作为货币本位,所以,白银便脱颖而出,逐渐登上中国货币的舞台。

2

白银本位

宋朝的白银并没有法定地位,因为各种货币都在流通中。如果宋的铜钱能始终畅行无阻,也许就早已成为亚洲地区的法定货币了。但北宋之后是南宋,南宋偏居一隅,实力下降很多。南宋又很快被北方的蛮族消灭,元朝建立,宋朝的铜钱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但宋朝的纸币却在元朝大放异彩。元朝禁止使用铜钱,而是发行中统钞,强令全国通用。在元朝,纸币才是唯一的合法通货,金银铜钱一概禁止使用。拒绝使用纸钞的,是死罪。只是,纸币是以白银为储备货币的,所谓“银钱相权”。纸币可以兑换成白银甚至黄金和丝帛,这就注定了纸币仍是锚定实物的,使得纸币的使用受到限制。同时,朝廷赏赐的,不是纸币,而是金银等物,让人们无法对纸币有足够的信心。

(元中统钞)

元朝后期的纸币还包括至元钞、至正钞等,从一开始的白银为走向失去锚定物而由政府直接决定发行数额。与历史上各朝代一样,一旦进入灾荒时代,货币无法与财富匹配,纸币很快陷入贬值,进入恶性通胀时期,纸币信用丧失,人们重回硬通货崇拜。

明朝建立后,朱元璋开始发行纸币大明宝钞,同样禁止使用金银。但大明宝钞通行的同时,白银始终在民间有一席之地。70年后,朝廷不得不放松对白银使用的限制,“朝野率皆用银”。1430年,政府实行的赋役折银制度,允许不服役的人缴纳白银替代,由此开启了国家财政白银化序幕。到1567年,明政府规定,“凡买卖货物,值银一钱以上者,银钱兼使;一钱以下,只许用钱”,白银的货币地位获得法律认可。其后,大明宝钞逐渐退出历史舞台,白银成为社会的本位币。

(大明宝钞)

明朝废钞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纸钞至始至终挂钩白银,以至于纸钞贬值之后形成恐慌心理。明朝官员自己就说,纸钞不通,在于朝廷印钞过多,以至于物重钞轻(纸钞贬值)。洪武年间(1368年)原来的官方价格是一贯钞价值1000文(合白银一两),到宪宗时期(1465-1487年),一贯钞的价值不足一文钱。现在算起来,100年间,纸钞贬值1000倍,每年贬值速度是7%,也还算正常。如果没有白银作为硬通货对照,社会只能用纸钞,也就无所谓。但那个时代的人们,还没有今天的认识,白银崇拜仍旧存在。所以,它带来的后果是人人都看到纸钞不值钱,只有白银稳定,最后就是没有人用纸钞而都选择了白银。到1566年,官员薪俸全部改用白银支付。1567年,明朝白银成为法定货币。

3

白银进口

明清两朝,白银作为法定货币,是一件非常荒谬的事情。因为中国大陆的白银产量很少,必须进口国外白银。这等于是将本国货币本位完全寄托在海外产量多寡上。

明朝白银产量不高,按照洪武二十三年到正德十五年(公元1390-1520年)的统计,对生产白银的课税只有113万两,按照课税率30%来算,每年的白银产量也只有30万两。130年不过4000万两白银总产量,这是一个很低很低的水平。

(明朝银锭)

国内不足国外凑。明朝全球白银主产地是日本和美洲大陆。1563年,在秘鲁发现提炼银子所用的水银,美洲白银生产开始发力,最高年产量估计超过300吨(60万斤,约1000万两),美洲成为中国白银的最大来源。

明朝白银的另一个来源是日本。德川幕府统治确立后,日本向中国出口白银接近3000万两。

这种货币对中国的流入,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中国和欧洲的金银比价差异造的。明初金银比价1:5左右,随后逐渐降低到1:8,而欧洲中世纪是1:10-1:14。到明朝末年,欧洲的金银比价是1:15。中国的白银值钱,世界的白银当然流入中国。

按照学者全汉昇的推算,1565-1765年,从美洲运到菲律宾的白银约1.5亿两,德科民则计算1571-1821年流入白银约3亿两,平均每年都是1500万两左右。如果再考虑欧洲白银流入,全汉昇估计1700-1830年流入中国的白银总量4.3亿两,平均每年超过3000万两。德国学者弗兰克则认为,1493-1800年,300年间全世界白银流入中国19.2亿两,这个数字虽然很大,但平均下来每年不过600多万两。

刘光临则认为,宋代白银存量约1.5亿两,由于元朝禁止使用白银,导致白银流失到中亚各国,加上陪葬、窖藏等原因,明初白银存底3000万两,加上明朝立国后100多年产银2000万两,到16世纪初期,明朝白银余额不到6000万两。而众多学者估算明朝后期一百多年白银从海外流入2-3亿两。相当于本土存量的4倍以上。

4

白银定兴衰

16世纪40年代起,明朝开始转向白银帝国时代。日本、朝鲜、菲律宾、美洲等各地白银源源不断运往中国,形成了以白银为主要世界货币的全球经济体系。白银流入,彻底解决了长期困扰明朝的货币供给短缺的问题,城市人口激增、农业商品化、工商业繁荣。从表面看,白银促进了明朝经济的发展,甚至成为经济运行的白色血液。

1634年,西班牙决定限制美洲白银流入菲律宾的数量。1639年冬天,马尼拉爆发西班牙人与中国人的冲突,有2万多名中国人被杀,菲律宾流入明朝的白银数量骤减。白银的减少导致窖藏的盛行,加上当时正逢小冰河时期,自然灾害频发,粮食减产,粮价暴涨,1640年河南灾荒后,米价每斗3000钱,折合每两银子能买5斤米,而1620年前后,一两银子还可以买400斤大米。粮价暴涨,吃不上饭的人骤然增多,社会很快陷入乱局。

1644年,大明王朝覆灭。

经过了宋元的尝试,纸币一度成为中国大地上独特的风景线。但明朝前功尽弃,重回白银本位。到了清朝建立,干脆废弃了纸币,实行了一种独特的银铜复本位的制度,即白银和铜钱并行。所谓,“大数用银、小数用钱”。清朝的货币体系之混乱,是前所未有的。清朝后期,既有金、银两、银元和铜钱等金属货币,也有外币、私票、各种银行券。但白银自始至终是财富的基本形态:白银是基准货币。

(清朝银锭)

清朝末年,货币体系更加混乱。不仅银两、银元混用,铜钱、洋币也可以用,钞票还有外国银行和钱庄的私票。银两也分虚银和实银,实银则分元宝、中锭、锞子、小镙、散碎银等。元宝则各地成色又各不相同。即便是铜钱,各地的标准也不同。货币的换算是一门大学问。

清朝后期,几乎完全重蹈明朝消亡时的覆辙:白银供给减少,社会经济开始萧条,最后导致经济凋敝、民不聊生。

1775年,日本白银不再对中国出口。此时,美洲和其它地区的白银每年仍有1600万两流入中国。1830年前后,随着拉丁美洲独立运动的兴起,美洲白银对外供应量下降了50%。此时,英国鸦片输入中国加大,中国白银开始加速流失。1830年代,中国净流出的白银每年有900万两,有学者统计,1814-1856年,中国白银流失量相当于全部存量的18%。

白银定兴衰。1820年,中国的经济总产出仍占全世界的32.9%,1860年下降到17.2%。与此同时,伴随鸦片战争等一系列惨败,清朝政府风雨飘摇,面临倒塌。

5

白银的荒谬

以白银作为本位币,本身是荒谬的。从世界货币演化的历史看,后来是走向了黄金本位,且黄金本位促成了英帝国的崛起。从明朝到清朝一直到民国初年,中国在货币本位币上的探索,走了很长的弯路,甚至于世界潮流背道而驰。

世界潮流是什么?1694年,英格兰银行成立,随后开始发行英镑。1717年,牛顿帮助英国确立了黄金本位,设定了很低的金银比价,而这一金银比值延续到1931年,相当于稳定的货币政策延续了214年。这种比值,导致白银持续流出英国,黄金不断输入。1816年,英国正式宣布成为金本位国家。随后,英国崛起,才有胆量漂洋过海来跟中国较量,并取得了鸦片战争的胜利。到1870年,英国的贸易额占全球贸易总额的三分之一。

对中国来说,白银不只是逆流而动的问题。根本问题是:中国大陆白银产不足需,必须依赖进口。这意味着中国人辛辛苦苦劳动的结果,是把劳动产出白白送给外国人,换回来一些百无一用的白银。

看看明朝时期,国产白银和存量累计不到6000万两,但进口高达2-3亿两。这些白银,不是白送的,是要兑换明朝百姓生产的茶叶、丝绸、陶瓷和其它物资的。明朝的百姓,像辛苦工作的蚂蚁,又像勤劳的小蜜蜂,整天累死累活,生产出来物质资料,自己舍不得用,却送给了外国人,换回的是白花花的银子——而这些银子,完全可以用自己无成本的纸币替代!如果我们出口换回的不是银子,而是海外的其它物资,则明清两朝的百姓该是何等的富足!

历史没有假如。荒谬远非如此!

白银具有窖藏属性,也有陪葬功能,还可以流失海外。明朝277年,中国大陆进口了数亿两白银,到明朝消亡,所剩寥寥无几。清朝建立,百姓从头再来,又一次辛苦劳动,又一次进口全世界的白银,自己却只是一无所有。到清朝所谓康乾盛世时期,百姓的生活仍旧很清苦。

那些白花花的银子,是数亿中国人的血汗钱换回来的。但后来呢?

1843年,鸦片战争失败后,清政府与英国签署《南京条约》,除了割让香港外,要赔偿银元2100万元,折合1470万两白银。而1843年清政府的财政收入只有4226万两,结余更只有35万两,以至于赔款中的7成是由广东行商等民间出资的。

1895年,甲午战争失败后,中日签署《马关条约》,清政府向日本赔偿白银2.3亿两(含后来的3000万两赎辽费)。当时清政府每年财政收入只有7000万两,而当时日本的财政收入只有4500万两。这笔钱,等于日本5年的财政收入。

1901年,清政府与列强签订《辛丑条约》,赔偿白银合计9.8亿两(本金4.5亿两,年息4厘,分39年还清)。这笔钱陆续到1938年停止支付,实际累计支付赔款6.5亿两白银(其中日本5700万两)。讽刺的是,清政府签署完条约10年后就被推翻,而新成立的民国政府继续付款,1943年才开始与英美等国陆续签署协议废除,1947年才换文完成全部废约事宜。

这就是清朝消亡的根本原因。清朝建立后(以1644年为起点),全体国民辛辛苦200年劳动换来的白银,全都变成了随后100年白白送给外国人的赔款了。以1843年鸦片战争失败开始,到1943年废除辛丑条约。这100年间,中国赔偿出去的白银总量9亿两!

没错,中国大陆甚至全世界也没有那么多白银。这意味着我们赔偿出去的白银,又通过人民劳动流回来,然后我们再赔偿出去了。

如果以这样的眼光去度量,从1567年到1947年,整整380年的漫长历史,中国人民始终在无偿给世界做贡献。做贡献的纽带,就是那荒谬的白银。因为白银,人民辛苦劳动赚回来。因为战败,政府无偿赔出去。因为再劳动,白银又被赚回来。因为再赔偿,白银又送出去。然后,因为世界变革,白银成为了废物,黄金登上了历史舞台,近四百年间的努力,化为一枕黄粱。

6

最后的探索

大英帝国的成功,帮助黄金本位在世界盛行。进入1900年代,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开始实行金本位,黄金成为货币之锚。但中国却根本没有进入世界金融体系的机会。因为国人根深蒂固的对白银的崇拜很难消除。按照戴建兵的统计,1889-1929年,中国黄金流出9676万两,白银流入6.27亿两。正好与世界潮流背道而驰。

民国初年,朝野上下共识是实行金本位,1914年先发行袁世凯头像的银币,准备逐渐从银本位过渡到金本位。但随后国内乱局纷纷,改革没有到位。国内仍盛行白银本位。1928-1932年,国际白银价格下跌50%,世界白银重新流回中国,经济出现了短暂的回光返照。现在很多人说的所谓民国黄金十年,是指1927-1937年间,按照他们的说法,是民国最好的时期。可惜的是,那所谓的黄金十年只存在于少数有钱人的回忆里,中国大地仍虚弱无比,以至于被日本入侵后很快溃退千里。

(民国银币)

1933年,在白银价格低谷时代,南京政府“废两改元”,确立银本位。但同一年,罗斯福签署命令,禁止美国公民持有金币、金块和黄金证券。1934年,罗斯福签署购银法案,引起世界白银价格飙升,白银价格从每盎司0.25美元涨到1935年的0.81美元。白银变得珍贵,就再次大量流出中国。白银流出,货币减少,引发严重的通货紧缩,利率上升、物价下跌、企业破产,经济陷入危机。中国人对白银的幻想再次遭到无情打击。一直到1936年,中国和美国签署《白银协定》,在美国支持下,中国实行法币改革。次年,日本入侵华北,中日战争全面爆发。

抗日战争胜利后,法币的辉煌只有短暂的时光。三年解放战争后,法币彻底覆灭,新中国全面实行人民币,揭开了中华民族对自主货币的全新一页。

中国的人民币不同于历史上任何货币形式。它是纸币,少量硬币是辅币。以国家强制力量发行,在国土内只有这唯一的一种货币流通。即便在金本位时代,人民币也不可以兑换成黄金而只能相反,即社会上所有黄金流通由国家力量管理。全社会、唯一的纸币,事实上无锚定物,使得中国的货币进入了新时代。

人民币没有锚定物,最大的好处是人民劳动所得,可以完全留在自己手里。看看今天的中华大地,高楼林立、道路畅通、车水马龙、生活富足,这都得益于自主的货币发行模式和自主的货币政策运行。试想,如果我们今天劳动所得仍旧换回的是无数白银,哪有今天的幸福生活!

7

美元与外汇储备

当我们看清上述脉络的时候,就不能不对所谓的外汇储备多一点警觉。到2019年5月,中国的外汇储备高达3.1万亿美元,这些外汇储备,与明清时代的白银,有什么区别呢?

就本质而言,是没有区别的。今天的外汇储备,同样是中国人民一个汗珠子摔成八瓣,流血流汗换来的。我们种棉花、纺棉纱、织棉布、做衣服,一道道工序都凝聚着汗水,然后卖给外国人,换回来美元。我们做牛做马,在生产线上奔走,一天十二个小时辛苦工作,做好的电子元器件卖给外国人,再换回来美元。如此勤劳工作,换回来数量巨大的美元。

这些美元,与白银无异。甚至于从某种角度说,还不如白银。因为,白银是运回到中国,在政府和百姓手里存着,看着还踏实一些。而美元呢?几乎所有的美元,都只是一个数字符号,是存在美国的银行账户上的。这些符号,只是名义上归中国所有,但无法提现、甚至于无法购买自己想要的东西,比如美国的高科技产品等等。

如果仔细探究,我们持有的美元储备,等于是美国人对我们的负债。中国有3.1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等于美国人欠了我们价值3.1万亿美元的商品和劳动。如果中国人要兑现,怎么办?美国人从哪里去弄这些商品?

深层次的问题还在于,如果有一天,美国人不高兴了,把银行体系调整一下,直接不承认所有美元,换成新版美元,等于对天下赖账或者单独对中国赖账,不就等于我们辛苦赚回的白银白白赔掉了吗?

如果意识到这个问题,我们就应该知道,对中国这样的一个大国来说,务必要保持外汇储备的多样化。美元要有,欧元也要有,日元也要有,英镑也要有,世界各个主要贸易伙伴的货币,我们都应该储备一些,绝对不能把外汇储备放到美元一个篮子里。

外汇储备不可以没有,但也不可以过多。只要能满足中国适量的外贸需求,就可以了。在对外经贸中,我们赚回来的贸易顺差并不是越多越好,而应该尽量保持平衡——我们实现的贸易盈余,应该更多用于购买战略物资,比如原油、铁矿石、铜矿等等。物质资源的储备,远远优于数字货币的储备。

最重要的事情是,我们应该大力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如果对外交易中,我们不使用美元结算,而是与其它国家坚持使用人民币结算,就可以减少对美元的依赖,防止美元变成白银那样的噩梦。

更进一步,我们应该积极推动人民币成为世界其它国家的储备货币。目前,中国央行已经与30多个国家和地区签署了货币互换协议,涉及额度3万亿元人民币。人民币已经成为世界第五大支付货币、第六大储备货币,世界上有40多个国家的央行开始将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

当人民币成为储备货币,就相当于中国可以无偿对外提供纸币和数字货币,这些成本为0的货币,可以发挥类似于对外输送无成本白银的功能。这将是1000年来中国历史的逆转——从宋朝到民初的1000年来,我们一直在用自己的劳动换取白银,而今天,我们可以用无成本的数字货币,换取他国的劳动了。

希望,未来会有一天,人民币成为世界最重要的储备货币。

[责任编辑:]

相关内容

京ICP备1187号 京ICP证13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2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联系我们|版权声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2